当前位置:99真人真人赌场 -> 彩票玩法 -> 开户送金bbin 历史中的军事帝国:群雄并起
开户送金bbin 历史中的军事帝国:群雄并起
2020-01-10 17:39:51 来源:99真人真人赌场

开户送金bbin 历史中的军事帝国:群雄并起

开户送金bbin,节选自连载文章 历史中的军事帝国

正值战略游戏 文明6 发售,各位不妨也来回顾一番古代历史

高级文明

我们中国人常提起一个说法,叫四大文明古国,也就是古中国、古印度、古埃及和古巴比伦,但这个概念就学术本身而言,本来只是出自中国著名学者梁启超的一家之言,作为现来者,我们必须搞清楚来龙去脉,对古典世界有个正确的认识。

首先就文明的历史时间要素而言,除了古埃及、古巴比伦和古印度,其它如赫梯,古爱琴海文明、腓尼基文明等在时间上也毫不比中国晚,成就都很辉煌,中国从商朝早期历史开始计算,时间也只是前推到距今约3600年,再往前的夏朝目前还缺乏足够有力的考古证据,而且根据考古挖掘的资料也可以知道即使有夏朝,其文明成就也并不突出。要知道环地中海地区的人类修建金字塔是距今约4500年前,修建克诺索斯王宫是约4000年前,阿蒙神庙是约3500年前,可以说在从地中海到中国山东半岛这个绵延万里的古代文明分布带上,一开始的中国并不算突出。当然,其实作为中国人并不需要为此感到不服气,因为和很多国人的想象不同,中国之所以在世界文明史林中占据相当耀眼的位置,并不是因为创立出领先文明形态的时间更早,而是因为中国在经历了商周朝的千年孕育后,在春秋时代出现文明的大爆发,站在了一个相当的高度上,以至于只有唯一的另一个文明可以媲美,那就是古希腊文明。

因此这也正是笔者认为“四大文明古国”说法的第二个不良影响,那就是并不能反映出不同文明之间的水平差异。事实上在古典文明时代,只有古希腊和古中国文明达到了自为文明的高度。什么算是自为文明呢?就是整个民族对自己的文明体系有全面的自我认识和理性思考,而不是基于一种自发的技术积累和偶然的成果创造,因此自为的文明体系可以进行一个系统性的文明构建。这样说有点抽象,我们以中国人在春秋战国时代的行为做例子,我们现在所熟知的从哲学层面的老子孟子等的思想,到中庸、阴阳五行等方法论,到《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的军事行为学,到《楚辞》、《诗经》的文学,到《春秋左传》的史学,这些涵盖整个人类活动不同领域和不同层次,中国人在几百年里独自构建出了一个环环相扣、有思想、有方法、有实践的完整文明体系,并且具有对这个体系进行反思和修正的能力。这是一次波澜壮阔的文明造山运动,在此过程中,中国人是高度自省和自信的。相比之下比如古波斯可以建造很辉煌的波斯波利斯宫殿,组织起数量庞大装备精良的军队,建立起完全的官僚统治机制,但是却缺乏哲学高度的思考和文明体系的全方位构建,终究逊色一筹。可以说就整个人类历史而言,达到过这个高度的,只有三个文明体,除了中国春秋战国文明之外,还有一个是古希腊发端并延续到古罗马的文明,以及发端于中世纪之后的西方文明体系。这种高端的、具有自为意识的文明体其实是很好辨认的,比如其人民对于外部的文化往往都是抱着好奇,敬佩的心理,毫不介意的学习,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自信,自信的结果就是不惮于大刀阔斧的对外来文明成果改造和吸收,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有什么和需要什么,并且具有行动的勇气和能力。这方面的例子很多,比如近代当西方初步了解到中国情况的片段时,就迫不及待的用最华丽的赞美给予中国的科举制等体制和文化,处于文明上升期的人们总是会对于任何新鲜的好东西充满激动。而我们也看到,近代的中国人哪怕接触到了当时西方的各种先进的制度、文化和技术,也依旧从来不曾放下架子虚心学习,而是会编造各种借口,磨磨蹭蹭的只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蜻蜓点水般地学点人家的技术就觉得够了。这其实反映的是另一个问题,春秋战国的中国文明体并不是没有保质期的,这个文明体也像人类个体一样有生长与衰亡,在经历了春秋的爆发,战国的成熟,秦汉的综合后,随着魏晋的五胡乱华,中国文明发生了破坏和异化,到了唐代,其文明成果更多就是外在的了,而在经历了蒙元的入侵和征服后,近代中国人即使还守着那份文明的遗迹,也已经完全不能认为是个和春秋战国文明相同的文明体,已经不再具有那种文明的自为意识和文明创造力了。

处于较为低阶的文明体或者是处于文明没落期的人们,他们对待外部事物必然是一种傲慢而畏惧,羡慕而排斥的混杂心态,他们甚至都不能或者不愿坐下来好好了解其它文明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么古印度是什么状况呢?在被称为人类文明轴心时代的这个时期,中国有老子、孔子、孟子、墨子;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而印度也有释迦摩尼等一批热衷于创造思维成果的人,在宗教上有不少创造,绘画、建筑、手工艺也有诸多成就,但在哲学层面就缺乏自为意识,这从他们从来不曾建立严谨的史学就可以看出来,印度人自古以来从没有有意识的建立准确详细的历史记录,以至于现在的印度如果没有来自中国汉代的取经僧人法显的《佛国记》和唐代高僧玄奘所写的《大唐西域记》,以及明代随郑和游历南洋的马欢所写的《赢涯胜览》,就根本不可能重建其古代历史,尤其是玄奘的作品至关重要,当时的印度混沌一片,各个大小国家根本没有历史记录可言,玄奘和尚缜密详实的记录照亮了当时整个印度的历史图景,后人甚至根据他的记录发掘了一批重要的古迹。很难想象,一个具有自为意识的高端文明怎么会对自己的文明足迹如此的漠不关心?

文明体的武力

说完了文明层面,我们回过头来看军事层面。作为一个高级的自为文明体,中国文明在这个辉煌的开端取得成就里,军事无疑是最耀眼的一部分,而这又是和春秋战国时期的特殊性有直接关系。当然,这个就不需要特别解释了,战国嘛,一群大大小小的国家混战了几百年,而这些国家里的人又是很聪明的,于是在文明意识的指引下,中国诞生了以《孙子兵法》为代表的一系列辉煌军事理论成果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这里要提醒一点,《孙子兵法》只是个哲学上的总结,并不是军事百科,单纯拿着这本书还是不会打仗的。军事是个实操性极强的领域,纸上谈兵绝不是赵括的专利,甚至写出《孙子兵法》的孙武自己,战绩也并不出众,但实战强悍、用兵如神的名将也不一定就能写出书来。不过需要提醒的是,就军事经验而言,环东地中海地区并不缺乏实践,这个地区大家基本都是无险可守,面对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敌人,各个定居农耕民族和周边的游牧民族之间无休止地进行着征服与被征服的厮杀。资料和素材都是不缺乏的,是否能进行更高理论高度的总结,就看这个文明的能力了。

如果说春秋战国时代的中国在军事理论方面有突出表现的话,在实操的建军和作战方面则同时有着长处和短板。先说短板,中国古代一直受困于某些材料的匮乏,金,银铜等金属中国都是稀缺的,甚至陨铁都不多,这就使得中国不止是始终无法建立起完全以贵金属为基础的流通体系,造成战争财富动员的困难,同时也使得中国进入铁器时代较晚。当欧洲和中近东地区的军队都大规模使用铁器时,秦军还在以青铜兵器为主。虽然有些人会争辩当时的西方铁器冶炼加工还较原始,但综合机械性能、成本等因素后,铁器仍是有优势的,对各种元素精确把控炼制出的精美青铜兵器或许可以达到极致,甚至可以和块炼铁的兵器抗衡,但那能达到多少产量?其次中国的地理环境封闭,南面、西面和东面都没有什么严峻的挑战,即使是来自北方草原的纯游牧民族,在文明的早期也仅限于劫掠,因此春秋战国时期中国人主要是在和自己同一文明体系的对手作战,这带来的影响之一就是对其它的文明个体和军事力量是缺乏了解的,因而也就不能更快地学习到新鲜的技术和战法。在前面的分析中我们提到,如波斯帝国需要面对的对手,从希腊半岛破碎地形上的重装步兵方阵,到中亚来去如风的游牧骑兵,再到印度河流域的象兵等,各种兵种、各种组合、各种兵器都要见识和学习。可以想象,如果是置身于这样的外部环境中,中国人就不会把戈作为主战兵器几百年。

而说到长处,那么拜聪慧和思辨结出的硕果,中国人制作了精良的反曲复合弓,发明了精巧的弩机,研究出了先进的钢铁冶炼技术,取得了大量辉煌的成就。这一切在汉代凝聚成全面的成果,西汉出击匈奴的庞大步骑兵团就是明证。无论如何,此时的中国军队是很强大的,这点不用否认。

诸多早期古文明里,如巴比伦、腓尼基、犹太国等在军事上并不强大,亚述这样的虽然强大但在文明上乏善可陈。古印度则情况较为特殊,它在宗教文化艺术等领域有很好的成就,但就文明的整体而言又比古中国和古希腊逊色一个层次。在军事上,它有着和中国类似的良好基础,那就是庞大的人口,从亚历山大的征战记录来看,当时的印度军队的装备也相当不错,组织也很有力,军事能力不可小视,但这种能力只有在统一时才有可能发挥,而印度历史上得到统一和整合的时间并不多。第一个也可以说是最高峰,就是亚历山大死后不久印度人建立起来的孔雀王朝,这个王朝由著名的月护王建立,他利用马其顿帝国内战的时机将势力伸入到了阿富汗山地,甚至后来还击败了由马其顿大将塞琉古建立的王朝并和对方达成了妥协,之后这两个军事强权还通过联姻组成联盟,可见是实力相当的对手。

此后,当这个帝国传到第三代帝王阿育王时,达到军事和版图的鼎盛,这个时期的古印度是个名副其实的军事大帝国,版图不逊色于秦帝国,而时间早了约1个世纪。当然随着阿育王的死,这个帝国逐渐的分裂和萎缩了。关于古印度的军事问题,我们留到公元4世纪之后的笈多王朝时一并来说。整体来看,历史中的绝大部分时候,印度都是个棋盘而不是棋手,来自阿富汗高原或者印度洋的征服者一次次踏足这片古老的大陆,而印度人自己从来不曾将他们的军事力量越过高山和大漠,投射到伊朗高原或中亚草原,其扩张极限就是阿富汗的山地。

除了古希腊马其顿帝国和上述中国和印度两个人口稠密的区域中心,此时的世界就没有其它可以与这三个区域相提并论的力量核心了。但新的力量萌芽正在发展,在希腊世界的西部、亚平宁半岛上,一个以罗马城为核心的新的力量重心还在酝酿中,而在北非的突尼斯地区,迦太基人也在聚敛着财富。随着亚历山大帝国的遗产在瓜分和争夺中逐渐消散,这一地区即将产生新的强大的军事帝国。

古代军事对比

要想分析几个文明古国的军事,很自然的就牵涉到横向比较的问题,但这方面恰恰很难比较,首先就是缺乏双方直接的军事对抗,比如古希腊和马其顿与波斯的军事很容易进行精确的对比,因为他们一次次的在各种战场环境下死斗。如果说印度还偶尔会和来自伊朗高原或阿富汗山地的入侵者发生交战的话,那么中国人则几乎完全和西面的敌人隔绝了。我们先看亚历山大的行军路线,他走到锡尔河畔时停下了脚步,因为从这里再往东,就是荒凉的草原和戈壁,不要指望一只大军能在这片荒漠中获得什么补给,等待他们的只能是饥饿、干渴和游牧民族不断的袭扰和围攻。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游牧民族可以驰骋在这片土地上,那是因为他们拥有数量庞大的牲畜,这些牲畜就成为一个中间能量转换器,可以把低能量密度低营养的野草转化为人类可以利用的肉、奶,因此他们可以沿着上千千米的低密度能量区持续移动,而对于农耕者来说,他们的能量转换必须在自己后方那些光热水资源较为充沛的耕地上转换,得到的食物就必须一路前送,这就造成了在荒凉地带远征的根本性困难。

从中亚到河西走廊的这个区域对于东西方的农耕帝国都是近乎不可逾越的,波斯帝国和亚历山大的远征军都在此止步,而欧洲不管是罗马帝国还是拜占庭帝国,势力都没有超越幼发拉底河,而统治伊朗高原的帕提亚帝国、萨珊波斯帝国则也都止步于这条自然边界线,再往后新兴的阿拉伯帝国也只是在中亚地区和西进到极限的唐帝国有过短暂的冲突。

而最有希望和中国人硬碰硬大干一仗的,是当代中国人不熟悉的瘸子帖木儿,他所建立的强大帝国在西面战胜了正如日中天的奥斯曼土耳其,北面击败了蒙古人的汗国,留到最后的伟大征服就是向东去征服中国。但帖木儿在远征发起没多久就病死在路上,他的帝国也随之分崩离析,当时正在东方严阵以待的明成祖朱棣和他手下经过靖难之役残酷内战锻炼出来的强大军队也就失去了一次和对手交手的机会。

而回过头来看中国人,直到秦朝统一六国,其西部边境也只是到了临洮,也就是现在甘肃的南部地带,那么从临洮到亚历山大在中亚筑的希腊人的移民城市,之间还有3000千米的漫长路途要走,这是由戈壁、沙漠、崇山峻岭组成的艰险之路,中国人要再等约200多年后的西汉帝国时期,才有一个叫张骞的人独自来到中亚地区考察,然后又过了几乎一百年,安西都护府才设立,而其治所也只是在天山南麓的轮台,连帕米尔高原都不到,距离锡尔河更是遥远。事实上中国汉人的军队越过帕米尔高原在河间地作战,已经是距离亚历山大时代差不多正好一千年后的唐帝国中叶了。随着安史之乱的爆发,汉人又一次退回到河西走廊以东,直到被满人征服后,才以清帝国的名义重新远征到天山和帕米尔以西。但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公元18世纪了,西方已经在工业革命,英国的舰队很快就要打到清朝的家门口了。

那么没有直接交手的实战,是否有间接交战的记录呢?很遗憾的是,这方面也是远远不足的。比如被很多中国人津津乐道的所谓汉帝国击败了匈奴,匈奴人击败了欧洲罗马的传说就毫无意义。汉朝最后一次和匈奴交手是在公元151年,从此后匈奴就继续西迁,脱离了中国人的视线。

而直到公元4世纪,才有一只自称匈人的部族出现在里海北侧阿兰人的地界,事实上我们根本不知道这2个世纪的时间里,那只没有任何记载而隐没入历史黑暗中的匈奴人部落到底发生了什么,新出现的游牧民到底是以前的匈奴人直接延续下来的,还是期间和其它部族融合后的群体,甚至是毫无关系的另一个部落。而且就算是同一个部落,两百年的时间过去,汉朝自己都已经衰败,那时的罗马也处于濒临崩溃的时期,而游牧部落的变化可能更大,看看成吉思汗统一草原之前的蒙古高原就很清楚了。因此这种比较毫无用处。除了匈奴,另一个可以作为参照的是蒙古人,这次中国人、中亚以及欧洲的国家同样是蒙古的手下败将,能比较的也就是看谁败的不那么难看了。这一次中国人表现的其实不算差,蒙古征服中亚强国花剌子模、灭掉阿拉伯哈里发、击败俄罗斯的联军横扫东欧平原、乃至击败匈牙利人和波兰人的大军,用的时间都比征服中国要短。但还是有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不能不提,那就是地理条件。中国的秦岭淮河一线以南是河网湖泊密集,山脉丘陵遍布的破碎地形,在这里蒙古人再也无法使用他们对付花剌子模或者俄罗斯人的那种大范围机动,扯动敌方野战兵团主力从而撕开歼灭的套路,而只能在钓鱼城、襄阳城进行决战。事实上脱离了蒙古人自己最适应的大平原环境后,蒙古人在朝鲜、日本、缅甸、越南等方向的军事入侵也都颇为困难。因此屈指算来,汉人的军队和来自帕米尔以西的军队作战,也就只有东汉时班超统帅西域诸国挫败了贵霜帝国的远征、唐朝使臣曾召集吐蕃和尼泊尔的军队攻入印度北部、唐朝时安西的军队在帕米尔以西做有限距离的远征同阿拉伯军队交战,这样极其稀少的案例,而且前两者还不是主要依靠汉人军队,再往后就到了清朝时和葛尔丹部交战了。

因此总的来看,就实战而言确实十分缺少可以直接乃至间接参考的案例。此前的文章中,笔者曾经分析过东西方对历史在文字记录上的差异,中国人对军事记录达到极致的精简化,导致中国人的实际经验无法有效的传播下去。比如说曹刿论战,总共一百多个字,主要的经验即四个字——“一鼓作气”,再如被称为中国历史中第一次被详细记述的城濮之战,我们也同样不知道双方的参战总兵力,不知道双方的作战序列,连双方的盟国军队到底参战没有也一无所知。哪怕是后来无比重要的长平之战或是巨鹿之战,后人仍然连交战双方的基本的战斗序列都无从考证,那么又怎么从中学习具体而微的指挥技巧呢?

  • 上一篇:霍建设、董秉惠(副厅级)被提起公诉
  • 下一篇:8次欧战出场收获2球,武磊追平孙祥、王楚记录
  • 栏目资讯